星期二, 9月 02, 2008

學習經濟學的一個大迷團

駱明慶教授曾經在網路上問了有關數學 (主要是高等微積分) 與念經濟學博士班之間的關係為何, 事實上, 這個問題似乎長期以來困擾許多有志於取得經濟博士學位的學生.

我向來都對學生說, 任何選修的數學課程, 只要是自己有興趣, 能夠樂在其中, 都值得去修或是去旁聽. 如果是以下狀況:

(1) 老師或學長告訴我高微對經博 (個體理論) 很重要, 所以...
(2) 大家都跑去修高微, 所以...
(3) 修高微聽說可以用來增加申請到經博的機率, 所以...
(4) 聽說沒學高微, 經博 (個體理論) 就會念得很辛苦, 所以...

所以...所以我也要修高微...

如果是這樣, 就會讓你失去很多在學習數學上的樂趣. 為什麼大家問的都是 "修了高微有沒有用?" 而不是希望別人告訴你 "高微可以學到什麼有趣的東西?" 我的求學過程中, 上了研究所之後, 沒有拿過任何一們選修課是因為"老師推薦", "大家都去修" 或是 "聽說很有用". 金剛經上說:「若以色見我、若以聲求我,是人行邪道, 不能見如來」, 如果你對於高微懷著癡心妄想而去修它, 就是 「以色見高微、以聲求高微,是人行邪道, 不能見高微」, 高微是一門相當有趣的科目, 如果你只懷抱著"實用"的想法 (上述 (1)--(4) 點等等) 去修課, 修課過程你可能會苦不堪言, 修完課後你可能會大失所望!

我沒修過高微, 但是我在美國讀博士班時旁聽過三次高微, 欣賞不同老師對於同一個科目或是同一個主題的不同詮釋方式. 如果你問我在博士班求學時有感受到任何高微帶來的"用處"嗎? 答案是幾乎沒有!但是如果你問我在旁聽高微時有任何樂趣嗎? 答案是幾乎每一堂課都有動腦思考的樂趣!

恕我說句不客氣的話, 只有沒有能力的人才會為自己的失敗找藉口:

(1) 我沒申請到經博, 真後悔我以前沒修高微...
(2) 我經博 (個體理論) 念不好, 真後悔我以前沒修高微...
(3) 我研究做不好, 真後悔我以前沒修高微...

結果高微 (或數學) 就變成代罪羔羊, 變成你的避風港, 反正一切都怪高微 (或數學) 就好了.

任何選修的數學課程, 只要是自己有興趣, 能夠樂在其中, 想修就去修, 不想修就別修. 從求知的角度來看, 數學永遠不嫌多!

星期五, 8月 01, 2008

得獎感言

這是我當時的得獎感言:

http://homepage.ntu.edu.tw/~sschen/temp/SSChen060908.pdf


底下是新聞稿

(中央社記者李先鳳台北九日電) 中央研究院今天頒發2008年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,共有清華大學物理系副教授王道維等十六人獲獎。中研院院長翁啟惠表示,這個獎項是為培養下一代學術領導重要角色,連續舉辦十三年,已經發揮鼓勵年輕學者的功能,深具學術意義。

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共分為數理組、生命組、人文組三組,今年數理組選出八位得獎人;生命組、人文組各四位。每人獲頒獎金新台幣二十萬元、研究獎助費新台幣三十萬元,以及獎牌。

各類組獲獎人分別是數理科學組:清華大學物理系副教授王道維、中央大學數學系助理教授邱鴻麟、成功大學電漿與太空科學中心助理研究教授林建宏、交通大學光電系助理教授陳方中、台灣大學化學系副教授陳振中、中正大學通訊工程學系副教授陸曉峰、清華大學化學系助理教授蔡易州、中研院化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陳玉如。

生命科學組:中研院植物暨微生物學研究所助研究員吳素幸、中研院細胞與個體生物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吳漢忠、台灣大學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副教授周祖述、台灣大學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副教授鄭文芳。

人文及社會科學組: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研究員陳正國、台灣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陳旭昇、清華大學語言學研究所副教授黃慧娟、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助研究員梁孟玉。

中研院表示,這一屆共有一百六十九件申請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,數理組六十六人、生命組三十六人、人文組六十七人。經過預審、初審、複審後,再由三組審查委員聯席會討論後,決議選出得獎者。


星期六, 3月 15, 2008

Irrational Exuberance


最近兩年來做了一點有關股市的研究, 也把 Robert J. Shiller 的 Irrational Exuberance 的漢譯本拿出來翻了一下, 在談到他與 Campbell 對於效率市場的研究, 我讀到了一段有點奇怪的文字:

"不過 , 我們的研究也還無法蓋棺論定. 還有其他統計問題見不得人, 而且數據樣本只略微超過一百年, 代表性還不夠."

當我讀到這裡, 有點震驚, 怎麼不記得在英文原文本中讀過這樣的敘述, 竟然有學者會自稱自己的研究有"見不得人"之處, 實在是太有趣了, 我趕緊把英文本找出來, 原文是如此寫的:

"Our research has not completely settled the matter, however. There are just too many possible statistical issues that can be raised, and the sample provided by only a little over a century of data cannot prove anything conclusively."

所謂 "many possible statistical issues that can be raised" 意指在統計方法上還有許多可以商榷或是改進之處, 但絕對不是"見不得人"^^



譯者簡介

周翠如

英國伯明翰大學國際政治經濟所碩士。國立中興大學經濟系畢業,資深媒體工作者,曾任職《自立晚報》、《新新聞週刊》、圓神出版集團。現任時報出版社商業線主編,譯有《全球經濟預言》。

齊思賢

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畢業。擔任國內主要財經媒體資深編譯 13 年,負責國際金融新聞。最近譯作包括《引爆趨勢》、《知識經濟時代》、、《價值行銷時代──知識經濟時代獲利關鍵》、《貪婪時代》、《投資心理學》、《操盤高手》等,並編譯審核多本金融專書。




星期一, 1月 07, 2008

讀書手札: Knowledge and the Wealth of Nations: A Story of Economic Discovery



Knowledge and the Wealth of Nations: A Story of Economic Discovery


by David Warsh

漢譯本為: 知識與國富論: 一個探索經濟成長的故事 (時報文化 )

如果你喜歡經濟學 (主要是總體經濟學), 又喜歡聽一些經濟學家的八卦, 那你不應該錯過這本好書. 譯本大致上還可以, 有些地方讀起來怪怪的, 不過勉強過得去就是了. 副標題譯得不好, 原文為 A Story of Economic Discovery, 應該是指經濟學家在經濟學研究探索過程中的故事(軼事), 狹隘地翻成"探索經濟成長的故事" 就未竟原意了!